Western

龙哥龙哥 ✨

周巡×关宏峰

人物来自《白夜追凶》
OOC属于我

是酝酿了好几天才写的周巡×关宏峰
不是之前写的彬峰CP文
请小天使们确认了再食用🙈

(上)
“关宏峰,你他妈给老子醒醒!”周巡满脸怒意,将关宏宇使劲按到墙上,却仍然下意识地用手给他垫着头。
得,关宏宇心想,真倒霉,又给我哥背锅。抿唇蹙眉,关宏宇模仿着他哥,没好气地出声询问,“又怎么了周巡,大晚上的发什么神经?”
周巡紧紧盯着他的脸,一脸暴躁,“关宏宇是吧,这回又成关宏宇了。老关,你是不是真以为我认不出你们哥俩?”到最后,变成了愤怒的低吼。
 
被发现了。关宏宇飞快地扫视周围的环境。空旷昏暗的篮球场,两个出口。就算周巡紧急打电话叫人也来不及。一对一打起来他还占点优势。
于是微微放下心来,也不再掩饰。关宏宇脸上浮现出一个微笑,对抗着周巡的怒火,带着一点痞痞的邪气。“对,是我。”
 
见他承认,周巡二话不说,出拳直击关宏宇的面门。关宏宇伸手去接,却被周巡巨大的手劲冲得直往后退,又一次撞回墙上。这回还真有点疼,关宏宇分了点心思吐槽。下一秒就被周巡锁住双手,上了铐子。
 
“周巡你!”关宏宇真的吓到了。要是被抓住,他和他哥,都得完蛋。他就算了,他本来也不是什么有用的人,可是他哥,那么优秀。为了他的案子,工作也辞了,承了巨大的风险,苦苦寻找线索,一心只想为他洗刷冤屈。要是最后因为包庇他,犯了罪,进了监狱。
关宏宇一时想死的心都有了,只求周巡不要牵扯到他哥。
 
“关宏宇,呵”,周巡拽着他,往灯光处走,直到把关宏宇按进路边的长凳,他的语气带着三分挑衅两分不屑,还有一分关宏宇说不上来的古怪,“你不是向来挺能打的吗,怎么今天就一拳都接不下来?”
 
关宏宇一愣,自己也发现出异样。身体软绵绵的,不像以前那般充满力量。想出的动作,明明曾经使了无数遍,可现在,四肢却迟钝到根本跟不上大脑。

周巡见他自己有所察觉,于是不再逼他。他放软语气,眼中是自己都未察觉的深情,"我问你,你是谁?"

关宏宇莫名其妙,他不是刚刚还发现了吗,为此还差点和他打起来。这会儿倒又开始装模作样,不会是随身带着录音设备,想抓他的现行吧。
然而转念一想,人都给他扣住了,到时候验个指纹,不就什么都出来了。于是也懒得再起糊弄的心思,"我是谁你不是知道吗,要抓就抓别废话。"

"抓?怎么抓?因为什么事抓?"周巡弯腰靠近,似乎是想看清关宏宇脸上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,"你好好想想,我为什么要抓你。"
 
关宏宇脑中突然一片空白,什么也想不起来,只知道自己是关宏宇,要假扮他哥。可是,为什么要假扮他哥呢?他费劲思索,想要抓住点什么。
 
“啊——”,突然脑中一阵尖锐的刺痛,关宏宇疼得拿腕上的手铐直接往头上撞。周巡眼疾手快护住关宏宇的太阳穴。手铐砸在他的手背上,顿时就红了一块。周巡又气又心疼,制住关宏宇的手,“怎么对自己就那么狠心啊你!”
 
关宏宇望向他,脸上一片茫然。退去之前的痞气,这是一张和关宏峰一模一样的脸。一样的伤疤,一样的神情,一样的眉眼。周巡看着他,只感觉自己的心疼了一遍又一遍,声音是软了又软,他恨不得摸摸眼前这个人的头,把他抱进怀里,什么也不让他想,他愿意当谁都行。
 
然而他不能这样,他必须叫醒他。
必须打破他为自己营造的一切假象。
 
“2·13灭门案的凶手早就抓获了,相信你已经看过报道了。”周巡坐下来。
关宏宇似乎想起来什么。当初自己无辜被栽赃,东躲西藏,等着他哥为他摆脱罪名。原来这案子早就破了,那他为什么,还在假扮他哥,隐藏起来呢?
 
周巡继续引导他,“你仔细想想,二月十三日那天,你到底在干什么?”
二月十三日?二月十三日。
哦,想起来了。
之前,亚楠劝他,好好过日子。他也听进去了。二月十三日那天,他请了平时一起道上混的兄弟们吃饭,算是告别宴。他也想过最后可能会动起手来。他清楚他们的底细,现在想一个人上岸,怕是不会那样轻松。只是没料到,有人动起了刀子,他一个闪躲不急,只能生受了。
受了伤,再对抗这么多人有点难。关宏宇也不再想着手下留情,夺过刀子,疯狂起来。最后在几声惊呼之中,发现自己一刀捅到人的胸口,鲜血汩汩地涌动,那人表情痛苦狰狞。
 
关宏宇捂着腹部的伤口,逃走了。
他怕自己杀了人,连忙给他哥打电话。
 
他给他哥打电话,他哥接了吗,他哥说了什么,怎么现在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了?头又开始刺痛,关宏宇想进一步回忆,内心深处却有一股意念死死地拉扯住他,不让他继续。
 
“从通话记录来看,二月十三日晚上你和你哥通过一次电话,整个过程不到十秒钟。根本什么都来不及说。”
 
是吗?他好像记起来了,他还没来得及开口,他哥就说话了,语气又紧又急,他哥说什么来着?
 
“我这边有案子,先挂了,待会儿联系你。”周巡模仿着关宏峰的语气。
 
“对,他就是这样说的。你怎么知道?”关宏宇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,面色有几分即将消逝的苍白。
 
我怎么知道?周巡又有几分心痛。因为当时我就在现场,是我催的你挂电话。
 
“你怕自己杀了人,不敢去医院。你捂着伤口去你哥家里,你哥却一直没有回家。你的血一直流,一直流。你的手脚开始冰凉,呼吸开始不畅。意识慢慢变得模糊。”周巡仿佛身临其境,复述着当时的场景。脸上带着痛苦。
关宏宇只感觉自己又一次濒临死亡。他的头像是被锯开一样痛,整个人蜷缩着,大口喘着气。因为太痛了,他眼角边流下一串串眼泪,“别说了,别说了!我求你别说了!”
 
周巡眼睛也红了,脖子上青筋暴起。他掰过关宏宇的头,强迫他直视自己,“他已经死了,你知道吗?关宏宇已经死了。你不要再骗自己了。关宏峰,你他妈给老子醒醒!”
 
关宏宇突然停止了动作,仿佛被定住了。一滴眼泪顺着他的脸颊,落到周巡手上,热热的。周巡的心仿佛被烫了一下。
 
关宏宇,或者说是关宏峰,转着头,摆脱周巡的桎梏。颤着睫毛,从周巡的口袋里掏出一包烟,给自己一支。他的手微微发着抖,整个人似乎脱了力,打了几次火机都没能打燃。周巡看不过。抢过打火机为他点上。
 
吐出一口烟,关宏峰开口了,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周巡心痛到有几分麻木了,“你不会以为两个人假扮一个人,真能做到天衣无缝。没有人发现关宏宇假扮你,只是因为,这个关宏宇,是你分裂出来了。一直都是你自己在假扮你自己。”
 
关宏峰不说话。
 
“家里只有一个人的指纹,你可以说你戴手套了。可是,从头到尾就只有你一个人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睡觉,一个人毫无意义地记录体重。出入的监控也只有你一个人。最重要的是,红外探测仪也只探测到一个人。”
 
关宏峰仍然用沉默对抗着周巡,似乎听不进任何东西。
 
周巡看着关宏峰面无表情的脸,似乎只有最后一个方法了。
“你想看你弟弟的验尸报告吗?”

"周巡,你非得要这样吗?"关宏峰突然唤了一声他的名字,声音有几分哑,似乎带上了哭腔。

周巡只感觉自己的心被刀子扎了一遍又一遍,后悔到浑身发疼,"我也不想这样,可是我不想看你欺骗你自己。我知道你怪自己,也怪我。怪那天挂了他的电话。可是你弟的死和你无关,你要折磨,折磨我好不好。不要折磨你自己了!"

一阵漫长的,近乎死寂的沉默过后。
"我知道了,你送我回家吧"

评论(12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