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stern

龙哥龙哥 ✨

穿越萧元时(1)

用爱发电 瞎几把写
大意就是 【穿越成萧元时之满朝文武都爱我】
狗血乱洒杰克苏  没文化没常识同人文
人物属于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
OOC属于我 🙈

(1)
萧元醒来的时候,体会到久违的负重感。旁边有小宫女惊呼:“太子醒了,太子醒了!”不一会儿,一个衣着华丽头戴凤冠的女人走进来,眼中带着泪,“我的儿,你终于醒过来了。”
 
萧元缓缓地点头,他慢慢意识到现在是个什么情形。在他上一世遭遇车祸身亡之后,他以灵魂的形式飘荡在一个陌生的朝代。他被困在宫墙之内,没有任何人能发现他。他看着萧元时从小长到大,又丧命在一次蓄意感染的瘟疫之中。
待他睁开眼,他就已经成为了大梁太子,萧元时。
 
他仍然有些睡意,但强撑着握住女人的手,耐心地安慰她,“母后莫要担心,儿臣已感觉好了许多。”
这是这具身体的母亲,当朝皇后。皇后待她的儿子很是宠爱,但萧元作为一个成年人,旁观皇后对太子的爱意,却觉得这份疼爱,夹杂着几分争权夺利的欲望。当今天子英明,不许后宫干政,荀皇后的野心无处伸展,只能好好藏着。但是她对长林王府的怨愤由来已久。认为皇帝倚重长林王远胜于内阁,而长林世子的威名又远超这东宫太子。
 
萧元时低头,表情有几分冷漠。皇后是非不分,无视百姓,竟然在濮阳缨的怂恿下,威胁京兆尹府压下瘟疫一事。当朝太子的命是命,可普通百姓的命依然是命。萧元的灵魂来自二十一世纪,接受的是人人生而平等的教育。自问无法将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一笔盖过,因此也无法在心中与皇后亲近起来。
 
皇后看出他身体疲惫,连忙让他躺下。候在一旁的太医上前,为他把脉。萧元时皱眉,这个太医是他从未见过的。目测才二十出头,相貌英俊,身姿挺拔,一袭白衣。皇后紧紧地盯着,殿内跪着宫女太监,他脸上却挂着一抹微笑,是这皇城宫墙内少见的举重若轻的潇洒。见着小太子正在打量他,他双手相扣行了个礼,跪在太子床前,两指轻轻搁在太子手腕间,不慌不忙地解释,“草民济风堂宋行之,揭皇榜进宫为太子看病。”
 
萧元时点点头。他虽然刚醒,却明白这宫中形式。疫情难以控制,太医束手无策,无奈之中发下皇榜,招募民间医者进宫。
 
萧元时靠在枕头上,想对他道谢,但又怕于礼不合,便不说话了。他舔舔唇,有几分口渴。小太监察言观色,递过来一杯水。
 
喝水润过喉,他抬头看向宋行之,粉嫩的唇瓣开合,询问道,“孤的病怎么样了。”
宋行之看着他嘴唇上潋滟的水光,不知怎么的有些走神,但仍然恭敬有序地回答,“太子殿下已经度过危险期,这段时日只要照常作息,清淡饮食,吃些补药,不出半月,便能全好了。”
 
(2)
宋行之回到太医院,一群人便围了上了。大家都担心着太子的病情,宋行之耐心地解释了一番,年迈的王太医感叹:“悬壶济世济风堂,真乃名不虚传。我等身居这九重宫墙之内,不知道民间医术十几年间又有进益。”
 
宋行之没有接话。他师承济风堂黎老堂主,知道老堂主多年来一直对十几年前导致夜秦亡国的瘟疫耿耿于怀。这次他能揭皇榜进宫,也有赖于老堂主多年对瘟疫的探索。
 
宋行之一边听着,一边漫不经心地想,小太子的疫症并不严重,只是他向来身子骨弱,因此拖了好一阵。可惜他刚刚好转,又遭到贴身宫女的刺杀,受到惊吓太大,晕了过去。
 
太子卧床期间,东宫随时都有太医值守。连宋行之也跟着守了好几夜。那时太子沉睡不醒,对外界的刺激毫无反应。宋行之看着,觉得小小年纪便夭折了,着实有些可惜,但是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多的想法。可是这回太子苏醒,一副怏怏的样子,倚着枕头,如墨般乌溜溜的圆眼睛,注视着你的时候,似乎能将你的神魂勾住。白皙纤细的脖颈,微微低头,让人生出一种莫名的占有欲。肌肤细腻如美玉,腕间的脉络泛出淡淡的青色。
 
“嘶——”宋行之一时不察,茶水漫了出来。他慢悠悠地摸出手帕擦净,收回思绪。

评论(1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