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stern

龙哥龙哥 ✨

[琅琊榜]性转小飞流(6)

性转小飞流 人人都爱小飞流
苏苏苏 作者少女心爆棚的产物

心智不全武艺高强忠心不二少女
x 身娇体弱心机深沉麒麟之才公子

——

梅长苏跟着萧景睿回到了宁国候府。言豫津依依不舍地告别飞流,"小飞流,豫津哥哥明天再来找你玩!"
飞流高兴地应了。
下了马车,侯府的下人出来,搬运行李。梅长苏站在府门正前方,看着墙上皇帝御笔亲题的"护国柱石"四个大字,若有所思地感叹,"不愧是宁国候府"。
飞流不知道梅长苏在说什么,但她也学着梅长苏的样子,装模作样地仰头望着墙上的字,还颇为认真地点头,似乎在赞同梅长苏的话。
萧景睿见了飞流的小动作,脸上一阵泛红。幸的是,他行走江湖,虽有坎坷,却从未借过父亲的名号。这也能让他在少女面前多少自在一些。

一阵清朗的男声传来,宁国候府的世子谢弼来到萧景睿面前。景睿将梅长苏引荐给他,他恭敬地行了一礼,"大哥的朋友,便是我的朋友。"
景睿还想将飞流介绍给他,一转头,就发现飞流早已不见了踪影。他还欲四处寻找一番,梅长苏浅笑,"她呀,不知道飞出几里地了。"

梅长苏与飞流,就这样在谢府的雪庐住下了。飞流的卧室紧邻着梅长苏。白日里,飞流在屋檐上跳跃玩耍,基本上不着地。整个小院,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飞流的耳朵。
可是到了晚上,是时候去休息了。飞流反倒黏糊起来。她守在梅长苏的屋子外边,以为他不知道,小步小步地原地转着圈,看星星看月亮,听着夜风吹过树梢。就是不肯去睡觉。
梅长苏坐在床上,静静看着。月色明亮,门上一团模糊的身影,开始还会动来动去,东瞧西看,可能不一会儿,就停住了。倚着门柱,小脑袋一点一点,简直像一根可怜的小豆苗。

梅长苏没想到,飞流在害怕。
因为心智不全,十五岁的少女,内心却依旧单纯得像个稚嫩的孩童。不懂讨好,不会看人脸色,说打架就打架,做事全凭自己的好恶。唯一值得称道的,就是她只听梅长苏的话。苏哥哥说不让做,她就算再委屈,也不会违背苏哥哥。

她在蔺晨面前,威风得像只小老虎。但在梅长苏面前,乖顺得像一只小兔子。梅长苏有时看着她和蔺晨玩闹,真希望她对着自己,也不要那般听话。
她可以对蔺晨说"不",气冲冲地说"讨厌",听见他的声音,满院子地躲着,却又暗暗期待他来找自己玩。梅长苏真希望她对着自己,也能那样。

可是梅长苏又会想,做人切忌贪得无厌。他已经得到了飞流的温顺乖巧,为什么还要人心不足呢。他是唯一一个可以摸她头的人,她也会像只小动物一样伏在他膝头撒娇。每一次她轻轻拽住他的衣袖,用娇软认真的声音唤他"苏哥哥",他的心就像泡进温水里,又热又烫。

可是,她现在明明在害怕。她害怕,却不来找他。

梅长苏拥好棉被,他轻声道,"飞流。"然后一眨眼,飞流便出现在他眼前。
少女还处于半梦半醒的模糊之中,困倦的样子仿若一只眯着眼睛喝奶的小猫。她懵懵懂懂地竖起耳朵,仔细听了一阵,周围没有任何异动,迷惑地问道,"苏哥哥?"
梅长苏拍拍身边的空位,"过来。"
飞流便凑上去,坐下。
虽然灭了灯烛,可是借着浅浅的月光,两个人依然能将对方看得清楚。飞流揉揉眼睛,督促梅长苏,"没有人,快睡觉。"

梅长苏柔声问,"飞流怎么不睡觉?"
飞流不说话。
"飞流害怕了吗?"梅长苏循循善诱。
还是不说话。
"苏哥哥本来想,飞流要是害怕了,可以拿上铺盖,来苏哥哥房里睡。可是没想到,我们的小飞流,这样勇敢,一点也不怕。"不知道为什么,梅长苏觉得自己像一只诱拐小兔子的狐狸。

飞流"哼唧"一声,阻止他继续说下去。好半天,才低垂着头,沮丧地吐出两个字,"害怕"。
声音小小的。

听到她终于承认了,梅长苏的内心,莫名有几分满足。好像一只毛绒绒的宠物兔子,终于肯对着主人露出它不那么毛绒绒的一面。它以为主人只爱它的乖巧。可是它不知道,主人喜爱它,并不只因为它的毛绒绒,他连同它的缺陷,它的弱点,也一并喜爱着。

梅长苏继续放软声音诱导她,"飞流害怕,为什么不来找苏哥哥?飞流不相信苏哥哥了吗?"
梅长苏好大一顶帽子盖下来,飞流简直招架不住,她慌张地反驳,"没有! 相信!"
梅长苏从善如流,"你是说,你没有不相信苏哥哥,对吗?"
"对!"委屈的声音。
"那飞流害怕的时候,怎么不来苏哥哥房里,反而在外面守着呢?"
少女呆愣了一下,仿佛从未想过还能这样,她睁大眼睛解释,"睡觉重要,不能打扰。"
梅长苏叹了口气,似乎有些难过,"苏哥哥不是说过吗,飞流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。你以为苏哥哥在骗你吗?"
飞流被唬得懵懵的,"没有。"
少女漆黑柔软的发丝温顺地洒满肩头,梅长苏轻轻将其拢在一起,他好像终于满意了,"苏哥哥没有骗你,飞流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,包括对我。不管是害怕了,想要我陪你;还是肚子疼,想喝热热的糖水。你都可以告诉苏哥哥。苏哥哥是宗主,是大人。别人做得到的事,苏哥哥都能做到。别人做不到的事,苏哥哥也能办到。飞流是我的贴身侍卫,一定要记得,有任何事,第一时间来找苏哥哥,记得吗?"
梅长苏说了好长一段话,飞流听得十分费劲。她慢吞吞地点头,仍然一脸懵懂的样子。

到最后,梅长苏还是决定一句话总结,"你可以对我提出任何要求。你明白了吗?"

江左盟,天下第一大帮。梅长苏,江左盟宗主。得到梅长苏这一诺,无论是敌国的财富,或是遮天的权势,都变得如探囊取物一般,轻松现实。飞流终于明白了她的苏哥哥对她许下了怎样的承诺,她沉默好久,仿佛经过了一番万分复杂的内心活动,她提出第一个要求,"和郡主,打架。"

晚风吹过,宗主大人心里拔凉拔凉:"……好。"


评论(2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