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stern

龙哥龙哥 ✨

[琅琊榜]性转小飞流(梅长苏番外)

性转小飞流 人人都爱小飞流
苏苏苏 作者少女心爆棚的产物

心智不全武艺高强忠心不二少女
x 身娇体弱心机深沉麒麟之才公子

——

蔺晨少爷又送东西过来了!苏宅上下都挺高兴的。梅长苏看着大家跑进跑出搬运箱子的劲头,也就不做声了。
蔺晨送来的东西,大多都是些好吃的好玩的,偶尔还有他天南海北发现的,少女穿的漂亮衣服。
到底送给谁,明眼人都知道。但是蔺晨不说,梅长苏也不说。大家便更不会说了。
于是便只有飞流这个小呆瓜,不知道。她兴高采烈地翻着箱子,没想到,居然给她摸出两坛酒来。

蔺晨托人送过来的酒,向来度数都不高,黎纲和甄平完全拿它当水喝。也就梅长苏想着飞流年龄小,不让她碰。
于是每一次的酒,飞流都碰不着。时日一长了,飞流越发心痒起来。

这回,飞流抱着坛子死活不肯松手,黎纲怎么劝都不听。梅长苏见飞流实在馋得慌,便一时心软,让人给她倒了一碗。

飞流闻着味道,香香的。喝起来,有清甜的水果味。少女没有节省的念头,"咕咚咕咚"两口便将一小碗喝完了。她舒爽得眉眼都带着笑意,水润的眼眸亮晶晶的,盯着梅长苏,"还要。"
"不能喝了,飞流只能喝一碗。"梅长苏没想到这个小姑娘还好酒贪杯,他摇摇头,想让人把酒坛子搬走。

飞流盼了好久的东西,才喝一碗怎么能满足。再说,酒的味道又是这样好!
她呜咽着扑到梅长苏身上,搂着梅长苏的脖子,嘤嘤地假哭起来,"还要! 还要! "
梅长苏简直一个头两个大。

少女不知什么时候学会了撒娇耍赖。每次有什么事情,不合她的意,比如还想再吃一个甜瓜,晚上睡觉不想漱口,她就像现在这样,扑进梅长苏怀里,假哭。
梅长苏又好笑又无奈。

娇娇软软的小女孩,整个窝进他的怀里。夏日的衣裳本就单薄,她还紧紧搂着他的脖子,脸颊在他颈间蹭来蹭去。
虽然对于梅长苏来说,飞流的年纪永远都算小。可是飞流,其实早就已经完成了发育。少女胸前的绵软紧紧贴着他的胸膛,呼出的热气就在他耳边氤氲不散。他一低头,就能看见小女孩精致细白的脖颈。再慢慢地挪着视线,便是她单薄突出的锁骨。
她还哼唧着不安分地扭来扭去,梅长苏只觉额角轻跳。

他单手抱着飞流,防止她一时不察摔下来,另一只手则搭上飞流的肩。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摸少女的锁骨,反复流连,充满难以言说的爱意。一点点酥麻从梅长苏指腹逗留的地方蔓延开,飞流不知怎么的,小脸微微红了起来。

"还想喝。"她坐直身子,离苏哥哥远了些。娇软的声音透露着渴求,黑白分明的杏眼里充满期待,圆溜溜水汪汪地注视着他。梅长苏根本没办法拒绝。
"这是最后一碗。"他想要冷着声音警告她,可是说出口的话却带着根本无法掩盖的宠溺。
飞流重重地点头表示明白了,然后又端过碗,一饮而尽。

少女还坐在他身上,一脸陶醉的表情,仿佛在回味。梅长苏看着她闭着眼熏熏然的表情,好笑地捏着她的脸颊,"没想到还是个小酒鬼。"

"唔",鸦羽般的纤长浓密的眼睫,微微地颤动着,飞流缓缓睁开眼,"苏哥哥?"
听声音,还带着见到他的惊喜。
梅长苏:"……"

飞流没长骨肉似的,软绵绵地依偎在他身上,梅长苏察觉出不对劲,他将飞流扶起来,"飞流?"
"咦?"飞流喜悦地唤他,"苏哥哥!"
梅长苏:"……看来是真的醉了。"

飞流像爱撒娇的小动物一样,再一次缩回来梅长苏怀里。梅长苏摸摸她的头发,带着如三月春风般令人落泪的温柔爱意,"喝醉了就睡觉吧,有苏哥哥抱着你。"


评论(4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