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stern

龙哥龙哥 ✨

[琅琊榜]性转小飞流(30)

性转小飞流 人人都爱小飞流
苏苏苏 作者少女心爆棚的产物

心智不全武艺高强忠心不二少女
x 身娇体弱心机深沉麒麟之才公子

——

梅长苏与黎纲向靖王行礼,飞流站在边上,假装没有看见。

梅长苏从未教过她这些礼仪上的你来我往,所以说起来,飞流也就给太皇太后行过礼,还是非常不标准的那种。

庭生跪在地上,向梅长苏行叩首礼。梅长苏教导他六艺五德,他现在是苏先生的学生。

庭生如今也已十一岁,男孩子慢慢的显露出棱角,他的五官与祁王也越发相似。早些将他接出宫是正确的,若是再过几年长开了,有心人报上去,只怕龙椅上那位寡情多疑的皇帝陛下,欲要斩草除根。

梅长苏温和地将庭生扶起,“上次我托人送来的书,你读完了吗?”
那些书都是梅长苏细心挑选过的。从为人之道讲起,由浅入深,逐步论及朝堂社稷。

庭生不懂苏先生为什么要给他看这些书,他只是一个卑微的罪奴,如今能够免除奴籍,便已经是天大的幸事了。而这黎民百姓,似乎实在不是他该担心的事情。

小小的少年,出了皇宫,才算重获新生。他的心中,充满了对未来的迷惘。庭生从未想过自己今后会成为什么样的人,但是却感受到了靖王殿下与苏先生对他的期许。
他不愿让他们失望。

庭生腼腆地点点头,“读完了,可是仍有许多不懂的地方,需要先生指教。”

有的佶屈聱牙,有的深奥晦涩。庭生聆听着苏先生的教导。

没有人知道,在不久的将来,这个掖幽庭出生的少年,会成长为大梁朝堂的顶梁柱。战功煊赫,定国安邦,成为万人敬仰的长林王。

等到梅长苏验收了庭生这段时间的学习成果,庭生微红着脸,向飞流问好,“飞流姐姐。”

飞流笑眯眯地看着他,见他们终于说完事了,高兴地走上前,把一直捧着的布包塞到庭生怀中,“给你!”

庭生有些好奇,他猜不到飞流会送他什么。可是这是除了靖王殿下以外,他第一次收到别人送的礼物,庭生心跳快了几分,他解开包袱。
黄色的……

“金丝软甲?”萧景琰蹙眉,将这布包里的东西拿出来。

庭生是小孩子,又与外界接触的少,不认识这个东西是正常,可是萧景琰却没有办法揣着明白装糊涂,他将软甲递还给梅长苏,“金丝软甲,这是何等宝物。这份礼物太贵重,庭生不能收。”

梅长苏不解了,他把手拢得严严实实,看着靖王殿下,眉眼中颇有些无奈的意味,“你跟我说有什么用?这是飞流送给庭生的,你要说跟飞流说。”

萧景琰简直无言以对:“你……”
这是谁的主意一看便知,梅长苏偏偏还要说这样的话,实在是狡猾。

萧景琰轻抿着唇,克制地,将刚才一直刻意回避的视线,慢慢地放回飞流身上。

女孩子还是同初见时一样,如花叶般妍丽美好。距离这样近,萧景琰似乎可以看见飞流脸颊之上细小柔软的绒毛,在冬日阳光的照耀下,闪烁着晶莹的光。

粉嫩的唇瓣盈着水泽,白净的小脸微鼓,她正睁大眼睛瞪着他。

所以这是,又惹她生气了?!

萧景琰张嘴,好像想要解释什么。可是被飞流瞪着,他脑海中迟钝得一片空白。

少女的眼眸,因为他的拒绝而带着些许恼意,清亮澄澈,溢着流光,仿若夏日夜空中的星辰闪烁。与刚才一言不发的样子相比,显得愈发有生气,萧景琰似乎被吸引着坠进她的眼眸深处,一时说不出任何言语。

飞流见对面的人愣住了,以为是自己瞪眼睛的凶狠吓到了他。她心中有几分得意,伸出手,将金丝软甲夺了回去。

她的手指轻轻擦过萧景琰的掌心,萧景琰居然在一瞬间,捕捉到那白玉般细腻的触感。他常年四处征战,从未体验过女儿家的温软。可是刚刚飞流无意识的触碰,他的心中,涌出一股柔如春水般的陌生情绪。

萧景琰缩回手,下意识地将食指关节抵住鼻尖轻咳两声,却在呼吸间,嗅到了淡淡香甜的少女芬芳。

飞流又重新将软甲放回庭生手上。萧景琰根本拿飞流没有办法,他只能让庭生把它收下。
庭生宝贝地将布包搂在怀里,梅长苏轻笑着对飞流道,“苏哥哥与靖王殿下还有事要谈,飞流先与庭生去玩吧。”
飞流乖乖点头,拉着庭生,一溜烟地跑走了。梅长苏又嘱咐黎纲,“你跟上飞流。”
黎纲告退,认命地去给飞流当老妈子。

萧景琰看着飞流消失在走廊尽头,他平复着胸中莫名不稳的心绪,给梅长苏引路,“先生这边请。”

——

脑子里面只有 朱一龙 ! ! !

评论(3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