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stern

龙哥龙哥 ✨

[琅琊榜]性转小飞流(34)

性转小飞流 人人都爱小飞流
苏苏苏 作者少女心爆棚的产物

心智不全武艺高强忠心不二少女
x 身娇体弱心机深沉麒麟之才公子

——

梅长苏倚着火盆,清理着他收藏的旧书。有些被虫蠹过了,书页已经散架,零落成一片一片,梅长苏细细地看,看完了,也就揉成一团丢在火盆里。

少女的声音从背后响起,生机勃勃的,向他讨着什么,"吃完了!"

梅长苏牵唇轻笑,也不回头,从桌边摸了一个橘子,径直往身后一丢。

飞流起身,带着一阵风,瞬息之间便移到了橘子过来的方向。美滋滋地伸出手,橘子稳稳落入掌心。

飞流又重新坐回去。腿挂在椅子的扶手上,缩成柔软的一团,专心致志地吃橘子。

这时候,蒙挚来了,他见梅长苏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,急得不行,"你怎么还这么清闲?越氏复位的消息,你不知道吗?"

他从屋外来,浑身还带着冬日的寒凉之意,说话间,嘴里冒出白气。梅长苏看着都冷,他抖抖袖子拢着手,无奈道,"那你要我怎样?"

蒙挚也不知道能怎样,但他就是气。越氏降位是因为她和太子伙同司马雷欲对霓凰郡主行不轨之事。这才几日,就又恢复了份位,"已经明发诏旨了,我刚从穆王府回来,穆小王爷那是气得他,快把他那个楠木椅子咬出牙印来了!"

小女孩娇俏的声音再次传来,飞流见终于有自己会答的题了,兴致勃勃地补充道,"很好咬的!"
蒙挚一脸懵:"哈?"
"对啊,"梅长苏替飞流解释,"楠木很软,很好咬的。"
蒙挚:"……"

梅长苏本就料到越氏复位在即,他们这位皇帝陛下,从不把别人的苦楚放在心上,纵使犯了天大的错,只要不是针对他的,他就能纵容。

然而梅长苏未想到,这复位的契机,是不久后的祭天大典,且还是由礼部尚书提出的。

太子祭酒,需扶父母衣裙。往日是因为越氏乃一品皇妃,封九珠凤冠,有资格与皇后并立在皇帝左右,故而太子抚越氏的衣裙,大家才视做理所应当。
然而论礼,位份再高,有皇后在,越氏终究只是个妾。

陈元直历任两朝礼部尚书,本该对礼制章程最为敏感,不会不知道这些。如今上书提议越氏复位,定是与东宫势力有关。

梅长苏顺手给蒙挚递了一个橘子,虽然在笑,却泛着凛冽的凉意,"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,看来礼部,也该动动了。"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朝堂论礼一事已定,太子和誉王私下动作不断。
穆青在府里,也没出去玩。他因为姐姐的事,最近看谁谁都不顺眼。

梅长苏与飞流登门拜访。梅长苏与霓凰有事要谈,穆青便陪着飞流,在府里四处闲逛。

飞流仍然是一副不知烦忧的模样。梅长苏有正事,她便乖乖跟着穆青。穆青第一次带小姑娘玩,还是他心中牵挂的那个,英俊潇洒的少年,一时间有点紧张。

穆王府梅园的景致,在这京城中数一数二。穆青想着女孩子们都爱花,就带着飞流往梅园走。

走了几步,没声音,穆青一回头,飞流不见了。虽然知道在自家府里,飞流绝对安全,穆青仍是忍不住,唤着她的名字。

然后飞流就应着他,从梅树的枝桠里探出头来。她已经飞到了树上,手里折了几根树枝,花团锦簇,枝叶茂盛,她红扑扑的一张小脸带着欢喜的笑意,朝着树下的穆青招了招手。
穆青默了一瞬。

飞流见穆青不理她,以为他生气了。她向来爱随意摘花,苏哥哥没有说过她。可这是在别人家,飞流虽然懂的不多,但也知道不能给苏哥哥惹麻烦。

她从枝头上跳下来,把刚刚摘的梅花捧到穆青面前。满满当当的,穆青一会儿没注意她,飞流就薅了一大把。

见穆青不接,飞流有点疑惑。她想了想,从中挑选了最为好看的一支,递给穆青,软着声音像是在同他商量,带着孩子气的认真,一字一顿,"不生气。"

她应该没怎么真的给人道过歉。穆青看得出,她虽然名义上说是梅长苏的侍卫,可苏宅的人,都宠着她。
但是那样娇宠着,她却依然傻乎乎的性子,没有什么大小姐的脾气。

她抬头望着他,黑曜石般的眼眸明亮似星辰,头发因为在树间穿梭,已经有些散乱。洁白的脸颊,形状优美的脖颈,纤细脆弱,露出一点点突出的锁骨,她美得仿若古老传说里存在的花妖。

穆青不说话,他沉默地接过花,又探出手,似乎想要摸飞流的头。

飞流是习武之人,向来敏感,知道头是重要的地方,因而长到这般大,除了梅长苏与蔺晨,基本上没有谁摸过她的头。
少女下意识地闪躲开,穆青伸出去的手停在半空中。一时之间,大眼瞪小眼。

这时飞流反应过来,她想到穆青还在生气。小姑娘犹豫了一下,圆溜溜的眼睛冒出一点警惕,又带着乖巧的讨好,慢吞吞地,把脑袋探到穆青手边。
还蹭了蹭。

梅长苏已经与霓凰结束了谈话,他问过下人飞流在哪儿之后,便由人带着往梅园走。只是,远远地看见飞流,罕见的乖顺模样,低下头,任由穆青抚摸着她的软发。

梅长苏脚步停滞,蹙着眉,眼中一片幽暗晦涩。

评论(3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