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stern

龙哥龙哥 ✨

[琅琊榜]性转小飞流(36)

性转小飞流 人人都爱小飞流
苏苏苏 作者少女心爆棚的产物

心智不全武艺高强忠心不二少女
x 身娇体弱心机深沉麒麟之才公子

——

周玄清先生应故友玉蝉之约,冬日寒凉颠簸仍前往宫城。梅长苏知道老先生心中有话要问,便与黎纲在通往灵隐寺的小路上安静等待。

飞流本也想要跟着苏哥哥出门的,可是这次梅长苏却少有的将她留在了家里。小姑娘一脸不可思议,非常委屈的模样,梅长苏摸摸她的头,先行离开了。

黎纲不解,“宗主,为什么不让飞流跟着?”
梅长苏想着今天要见的人,轻轻掀起车窗的布帘。小女孩嘟着嘴站在门边,像被丢在一旁的小可怜。梅长苏柔声安抚她,唇间带着笑,“飞流乖,苏哥哥马上就回来了。”

飞流跺脚,气鼓鼓地飞走。

穆青的马车已经近了,梅长苏收回思绪。当年赤焰一案,牵连无数。先师黎崇,也因上书进言违逆龙颜。
他被贬离京之后,四处传道授课,经过江左地界时,梅长苏隐匿踪迹拜见了他。

黎崇知梅长苏所谋之事,亦心疼他的遭遇。临死之前,他托人将一枚玉蝉辗转交给梅长苏。
实淡泊而寡欲兮,独怡乐而长鸣。声皦皦而弥厉兮,似贞士之介心。
他只望,当年那个飞扬洒脱的少年,在经过这般非人磨难之后,仍能保持本心。

梅长苏知他心意。

周先生走后,梅长苏连声咳嗽。京城郊外本就风大,黎纲担心不已,准备赶车回府。梅长苏合拢身上的斗篷,阻止道,“还有一个人。”

“还有人?”黎纲皱眉,望着远处飞扬的尘土,直到身影慢慢接近,他惊讶出声,“霓凰郡主?”
"不知为何,霓凰最近一直在追查我的身份。"

总角之宴,言笑晏晏,霓凰对梅长苏而言,终究与他人不同。他们二人,虽无男女之情,却有兄妹之谊。事到如今,既然梅长苏瞒不住她,那就让林殊来劝她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连着见了两个人,思虑过重,等到霓凰走后,梅长苏心口阵痛。他强忍住不适,催着黎纲加快行车的速度。等到终于回了苏宅,见到飞流,万般牵挂放下心来。梅长苏捂着嘴咳出血,在小女孩带着哭腔的惊叫声中,昏沉沉地晕了过去。

待恢复意识,已经是两天后了。梅长苏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,慢慢睁开眼,就见到小姑娘正拖腮看着他,一脸失而复得的欣喜,“苏哥哥!”

她的声音,不像往日那样清亮,带着点沙沙的嘶哑。眼圈红红的,脸色比往日更为苍白。梅长苏费力地抬手,指腹轻轻摩挲着她已经干裂的唇瓣,心中一阵钝钝的疼,“这是怎么了?”
飞流疑惑地眨眼,不知道他问的什么。

黎纲听见飞流的声音,连忙将晏大夫喊过来。见梅长苏问,飞流又答不上来,他在一边旁敲侧击,道,“还能怎么了,您昏迷的这两天,飞流不吃不喝地守在一旁,挪都不肯挪一下。”

飞流自己倒无所谓。她是练武之人,底子好,儿时也挨过饿,因而不觉得两天不吃不喝不睡觉,有什么问题。
只是眼见黎纲说完这句话,梅长苏的眉眼立马冷了下来,飞流有些害怕地往边上挪了挪,离苏哥哥远一些。
最后,还不忘瞪黎纲一眼。

黎纲:“……”

黎纲为飞流表忠心,小丫头不领他的情就算了,反而还怪罪起来。黎纲也不理她了,委婉地劝道,“宗主,您以后别这样不拿自己身体当回事儿了。您一倒,我们大家伙都担心,尤其是飞流。”

飞流听了这句话,重重点头,非常认同的模样。瞧见苏哥哥在看她,小姑娘又立刻埋下小脸。

梅长苏拿她没办法。凶不得吵不得,就刚刚皱眉,还没教训她,小女孩已经躲得远远的了。

他招招手,重新放软声音,仿佛哄着一只揣着爪子小心警惕的兔子,“飞流,到苏哥哥这边来。”

飞流看着梅长苏,似乎真的没有生气的样子了。她长长地“哦——”了一声,慢吞吞地挪回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朝堂论礼大败东宫,誉王喜不自胜,派人一箱一箱地往苏宅送礼。梅长苏昏迷不醒,这些事情,黎纲便可做主。他又让人将礼原封不动地送了回去。

梅长苏喝药的时候,第三拨送礼的人又来了。黎纲不胜其扰,“有完没完啊?”
前来禀报的下人道,“这次不是什么贵重东西,说是一些机巧玩具,给飞流的。”

飞流本来看着梅长苏吃药,自己也喝着小米粥,听见这话,耳朵一下子支棱起来,“!!!”

她抬头望向梅长苏,可怜巴巴的,眼睛眨了眨,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卖乖又讨好。

梅长苏卧床两日,意识模糊,却总是听见一个娇娇的声音,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唤着他。即使在睡梦之中,他也被这声音叫得心脏又疼又软。

现在醒过来,见了飞流,是比以往加倍的可爱。看她眼睛亮亮的,望着他,梅长苏的心都化了。他的面上仍是不显,只露出一个无奈又纵容的浅笑,对着下人道,“留下来吧。”

飞流欢喜地“嗷呜”一声,跟着人飞了出去。

评论(2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