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stern

龙哥龙哥 ✨

[琅琊榜]性转小飞流(47)


性转小飞流 人人都爱小飞流
苏苏苏 作者少女心爆棚的产物

心智不全武艺高强忠心不二少女
x 身娇体弱心机深沉麒麟之才公子

全文目录请点这里(●'◡'●)ノ❤

——

南楚主动交好,福兮祸兮。梁帝心存疑虑,到底放心不下,于是一道圣旨,将霓凰郡主派回云南坐镇。
然而讽刺的是,他只放行了郡主,却借着太皇太后的名头将穆青留在了京中。这明显是将小王爷留作人质,穆府上下愤怒不已。

皇上生性多疑,对他,霓凰的心早就寒了。现在她只担心穆青与梅长苏。临走之前,霓凰特意前往苏宅,将祖父留下的黄岚玉佩交给了梅长苏。持牌者的号令,穆氏一族必须听从。
霓凰知道,她与梅长苏此生已经没有与子成说的可能。然而他永远是霓凰的兄长,他想做的事,霓凰定要助他达成。

一切都已准备好。宫羽夜袭宁国侯府,反被谢玉所伤,她在逃跑时为红袖招的人所救。般若也因此在她这儿了解到谢府的一些陈年秘辛。
原来谢府大公子萧景睿并不是谢玉的儿子,而是当年南楚质子的血脉。有这样的隐情,又恰逢南楚人来大梁,当下正是扳倒谢玉的好时机。

誉王喜不自胜,将消息告诉梅长苏,请他来谋划成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苏宅。

梳着马尾的少女坐在石凳上,白净纤细的小手紧紧捂着脸。在反复的思考纠结之后,小姑娘终于决定下来,脆脆地喊了一声,“左边!”

春日气温和暖,万物复苏,连梅长苏都觉得身体好了些。他穿着鸦青色的长袍,玉冠束发,坐在庭院中,一派世外之人的风采。

遥映人间冰雪样,暗香幽浮曲临江。梅长苏的确衬得上世间的所有赞誉。然而这位世人眼中的麒麟才子,此刻却在做出老千的勾当。他仗着飞流闭了眼睛看不见,飞快地将小石子从左手换到了右手。

黎纲目瞪口呆:“ !  !!”
还有这样的操作?

然而宗主的动作之熟练,看起来简直是经常做这样的事情了!!!

等到梅长苏说“好”,飞流就放开手。白皙的脸颊露出来,唇不点而红,眉不画而翠,袅袅娜娜,美好得仿若传说中的仙女一般。只是这位仙女显然是不怎么聪明的,她睁开眼,认真看了看,石子明晃晃的就在苏哥哥的右手。于是飞流唉声叹气地趴在石桌上,一脸的生无可恋。

梅长苏抿着唇,强忍着笑意,人前的淡漠疏离在少女面前从未存在过,他放软了眉眼,声音温柔仿若着春日的淮水,黑曜石般的幽深眼眸也不自觉地带上一丝宠溺,“你已经输了三次,今天不许再吃甜瓜了。”

“呜,”趴在桌上的飞流不高兴了,像烙饼一样,将自己的脸在石桌上滚来滚去。少女的皮肤本就莹白细嫩,一下两下的,脸颊上就硌出一道红痕。
飞流浑然不觉,梅长苏却一眼便看见了,他皱着眉,觉得这痕迹碍眼无比,于是伸出手,捧住了飞流的脸。

少女的动作被止住,一时不解,抬眼疑惑地望向梅长苏。鸦羽般浓密的眼睫,像蝴蝶一般轻轻地扇动,毛绒绒的,看得梅长苏心中一阵一阵地发软。黑眸盈润,水波潋滟,明明是不谙世事的少女,却总在不经意间显露出魅惑世人的娇妍。

脸蛋小小的,巴掌大,柔嫩又细腻,梅长苏喜爱这触感,一时舍不得放开。飞流不知道苏哥哥在想什么,也就安静地将小脸放在梅长苏掌心。她像小奶狗般软软地蹭了蹭,然后又乖乖地看着他。

直到蒙大统领前来,才将这静谧美好的一幕打断,男人粗犷豪迈的嗓音响起,“小殊啊!”

飞流听见声音,耳朵动动,立马抬起头。梅长苏顿了顿,也收回手,看向大统领,笑意吟吟,“蒙大哥,找我有事?”

蒙挚脚步一滞:“你,你别冲我笑!你这样笑,看得我瘆得慌!”
梅长苏:“……”

蒙挚摸摸发凉的后颈,也在石桌边坐了下来,声音有点怂,“我,我就是过来看看你。”
梅长苏继续微笑。

黎纲看戏,内心活动非常丰富,“啧——大统领,好歹是统领五万禁军的角色,不要怕,正面刚!”

还没到蒙大统领与梅长苏刚正面,下人上前,“宗主,东西拿过来了,您看一下。”

来人呈上一个血玉雕琢的小葫芦,蒙挚见了,吃了一惊,这葫芦实在是小巧精致。

黎纲为他介绍,“这是霍大师雕的玉瓶,宫里都很少见。里面装着宗主吩咐的护心丹,共十颗。”

霍大师?!霍大师是先帝年间最为著名的玉雕师,如今他年事已高,甚少动手。江湖上已近十年没有再出现过他的新作品。曾有富商嫁女,千金求购,霍大师闭门谢客,丝毫不为所动。
因而这玉瓶的价值……

梅长苏接过来看了一番,还算满意,又将玉瓶放在桌上。飞流便顺手摸过去,闻了闻,又放在耳边晃了晃。
蒙挚看得好生紧张,生怕飞流一个手滑,把霍大师雕刻的千金不换的小葫芦给摔碎了。

蒙挚转头,指望梅长苏将玉瓶拿回来。谁知梅长苏只是看着飞流把玩着小葫芦,君子端方的脸上全是纵容。

蒙挚无奈了,主人都不急,他跟着瞎操什么心。于是也跟着强行放宽心,问了一句,“这是要干什么?”

梅长苏语气平淡,“景睿要过生日了,这是我给他准备的贺礼。”
蒙挚听闻,严肃道,“你已经想好了,要在景睿生日宴会上除掉谢玉?”

听见熟悉的名字,飞流也望向梅长苏。少女懵懂的眼眸中盛满了好奇,乖乖巧巧地捏着小瓶子,完全不知道他在策划着怎样一个惊心动魄的大计划。

梅长苏轻声叹气。

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。只可惜梅长苏百般思虑,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。蒙挚知道他想保全无辜之人,但是世上的事哪能如此完美,他安慰道,“你呀,就别想那么多了!”
说着,拍了拍梅长苏的肩膀。

飞流反应飞快,在他的手刚刚搭上梅长苏左肩的瞬间,飞流的手紧跟着搭上蒙挚的肩头。少女的小脸充满警惕,像小兽一般紧紧地盯着他,生怕他对梅长苏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。

蒙挚瞪大眼:“……! ! ! ”
哎你个傻孩子!都这么久了,怎么还没分清谁是自己人!

蒙挚扫开飞流的手,飞流又紧随而上再一次压住蒙挚左肩。这次她用了更大的力,蒙挚的左臂竟被她压得动弹不得。

蒙挚:!!!
两个人大眼瞪小眼,看起来似乎有用眼神打一架的阵势。
梅长苏柔声唤道,“飞流?”
飞流看了苏哥哥一眼,鼓着小脸,仍然不肯退让一步。

梅长苏只得换一个人,“蒙大哥?”
蒙挚转头,与梅长苏对视,然后撇撇嘴,一点点地收回手。

飞流也跟着他的动作,慢吞吞地将自己的手拿开。

梅长苏看着眼前较劲的两个小孩,好笑地摇摇头。飞流将小葫芦放在石桌上,瞪了蒙挚一眼,气呼呼地离开。

评论(8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