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stern

龙哥龙哥 ✨

[琅琊榜]性转小飞流(49)

性转小飞流 人人都爱小飞流
苏苏苏 作者少女心爆棚的产物

心智不全武艺高强忠心不二少女
x 身娇体弱心机深沉麒麟之才公子

全文目录请点这里(●'◡'●)ノ❤

——

夏江回京的第一件事,竟是骂了夏冬一顿。他斥责夏冬在谢玉一案中牵连过深,已经逾越了悬镜司“不涉党争”的铁则。夏冬心中不平,有意为自己辩解,夏春怕她惹得师父生气之后惩罚更重,及时将她拦了下来。

最后夏冬被罚禁足在家。

无事可做,夏冬正在书案上收拾文件,突然一个小石子从外面丢了进来。

夏冬直觉外面的人是夏春,师兄向来童心未泯爱捉弄人,眼下只怕是过来笑话她被师父禁足。因而夏冬不为所动,依然整理着桌面。
直到外面又丢了一颗石子进来。

准头十分到位,正好落在公文上,夏冬皱眉,抬头一看,一团小小的人影蹲在屋檐边,手里捧着乱七八糟奇形怪状的石子,还不少,看样子是准备和她打持久战。
夏冬一惊,“……飞流?!”

飞流见她终于理自己了,有些高兴,一时没控制住,又往屋里投了一枚石子。夏冬头疼,哄孩子一样阻止她,压低音量小声询问,“怎么是你?没人发现你吗?”

飞流摇摇头,乖巧地停下来,随手把石头往身后一抛,砸在瓦片上,发出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。夏冬看着小姑娘艺高人胆大的动作,简直一阵胆战心惊,生怕师父听见了屋里的响动进门查看。她这会儿觉得麒麟才子不容易了,养了这么一个心大的宝贝,虽说的确听话又能打,但总让人时刻挂念放心不下。

飞流纵身一跃,轻飘飘地落在窗沿上。夏冬起身迎她。小家伙在怀里摸摸,掏出一张揉得皱巴巴的纸,她一脸疑惑,想要把纸展平。

夏冬和蒙挚一样,皆是直率之人,不爱与花花肠子打交道,飞流的性子对极了她的味。加之飞流曾经打败过她,前些时日在谢玉府上与她又有了过命的交情,因而夏冬现在对飞流,不同于对待其他人的冰冷。

飞流笨拙地捏着一张纸,脸上露出纠结的表情。夏冬看着,觉得小姑娘实在可爱得紧。她忍不住笑了,接过信,神情慢慢变得严肃起来。

“要回信吗?”
飞流点头。
“你和苏先生说,我一定去。”
“好。”飞流应下,稍一发力,又像小鸟般轻盈地飞走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谢玉与梅长苏在暗牢中针锋相对。谢玉始终坚信夏江能救他一命,直到梅长苏抛出李重心这个名字。

李重心。开文十七年谢玉指示卓鼎风所杀之人。这个人一旦与夏江的名字联系上,夏江对谢玉的信任也就荡然无存。
而他的最后一条生路,也被梅长苏堵死了。

谢玉目眦欲裂,怒吼出声,“梅长苏!梅长苏!我与你到底何怨何仇,你非要置我于死地!”

梅长苏牵唇,面上露出讥诮的笑,他微微倾身,靠近面前的人,声音冰冷,似乎还带着几分不解,“何怨何仇?谢侯爷,你我为名为利各保其主,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,你问我这样的问题,难道不觉得好笑吗?”

说着,梅长苏轻轻抖了抖衣袖,这暗牢实在是有些阴冷了。不知道飞流在外面干什么,算算时间,景琰与夏冬也要到了,梅长苏终于不再与谢玉多言,双手拢进袖中,云淡风轻道,“眼下只有我能给你一线生机,信我还是信夏江,你自己选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萧景琰在天牢门前遇见了夏冬。因为赤焰一案,他与夏冬已经多年没有往来。两人看了对方一眼,气氛冷淡,均是一言不发,直接进了天牢大门。

谢玉已至穷途末路,梅长苏不给他留丝毫幻想。他声嘶力竭地大笑,眼中充满了恨意,然而他终究是识时务的人,只要能抓住一个机会,便不肯轻易放弃。谢玉笑到最后,停了下来,神情麻木地望向对面的人,“你说,我该怎么做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梅长苏抓着李重心的死不肯放过。谢玉心中生出疑窦,然而现在他已经没有能力去证实什么。谢玉语调平淡地说出李重心的死因,同时也揭开了十三年前赤焰叛乱一案的真相。

原来所谓的告发信是假的,谢玉带回来聂锋的半副尸骨也是假的。原来夫君的信是她视若亲人的师父命人伪造的,而谢玉拿着伪造的信件伏击了自己的夫君。

夏冬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,她又惊又痛,眼泪顷刻间淹没视线。她恨了林氏一家十三年,如今才发现自己恨错了人。而她尊重爱戴的师父,才是这桩泼天大案背后的人。

夏冬浑浑噩噩地离开地牢,恍惚间差点跌在地上。靖王及时扶住她,她哽咽着对萧景琰说了一句,“对不起。”
萧景琰知道她的意思,摇摇头,“小殊不会怪你的。”

他现在同样悲痛震惊,一时说不出更多安慰的话。夏冬抬头,看了他一眼。眼前这个人,大梁的靖王,是在赤焰一案之后,唯一为这群冤魂四处奔走的人。

她知道以萧景琰的品性,如今了解这一旧案的真相,无论如何也不会就此罢手。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继续追查,用尽所有为赤焰平反。

评论(2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