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stern

龙哥龙哥 ✨

韩彬×关宏峰

韩彬大神 第一人称
人物来自《白夜追凶》
OOC属于我

( 3 )

凶手从第一次作案就具备了完善的反侦察技巧,我怀疑当初案件的筛选标准不准确。大家重新开始筛查,关宏峰去物证鉴定中心看捷达车的监控录像,走的时候问我,要不要一起。
又一次的,受宠若惊。
 
鉴定中心的王志革有问题,我发现了,关宏峰没有。他始终是个在人际关系方面有点迟钝的人,礼貌性地握手之后,就向王志革介绍我的身份。而我却注意到了王志革伸手时的犹豫和抗拒。
和关宏峰握手至于这样不开心吗,这个人,肯定有问题。
 
鉴定中心对手机视频进行了进一步的像素处理,对交通的监控视频也进行了高度的锐化。王志革出去了,关宏峰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视频上。我打量着这间办公室,一切都井井有条,每一张办公桌都干净整洁,我下意识地眯眼。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要被串联起来的时候,关宏峰唤了我一声。
我立马靠到他身边。
 
他发现了倒车镜上的挂饰,我告诉他是布农铃一类的挂件。他点点头,眼睛锁在屏幕上,还想得到更多有价值的排查线索。我俯身撑在桌面上,垂眸看他,只看得见他柔软蓬松的黑发。我心里痒痒的,真想伸手上去摸一摸。
 
王志革回来的时候明显已经洗过手了,还带着一股洗手液的味道。
洁癖,强迫症。
 
物证拿到手,我们开车回警局。他坐在副驾驶上和我探讨案情。我斟酌一番,还是开口,又一次提起他弟弟的案子,问他是否需要帮助。
他说不需要,他只是随便聊聊。
哦,随便聊聊。我牵起嘴角,露出一个不带情绪的笑,想着到底在什么情况下,他才会向我开口求助。
 
他又不说话了,沉默地坐在一边,不知道在思考什么。如果在以前,十年前,一年前,甚至于是在一周前,能够和他两个人,安静地坐在一起,即使不说话,我也会觉得足够了。
但是现在这已经无法满足我了。我们明明有了更多的接触。他知道有我这个人,试探过我,腿受伤时依靠过我,发现线索后和我分享,外出的时候还叫上我。我明白他对我始终持一种观望态度。他摸不清我的好坏,探不出我的深浅,但是清楚我对他没有恶意,于是尝试着向我寻求帮助。可是他太谨慎了,不愿向我靠近再多一步,
 
山不就我,我来就山。他只是腿受伤,我就已经接受不了了。我不想看着更糟糕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。
 
我问他脸上的伤疤是怎样来的。
他的疤很深,像是一道分水岭把他的人生分成了两段。他向来寡言,心思不外露,但高兴的时候是高兴,眉眼弯弯的,小情绪再怎样也收不住;可是自打出事起,他愈发的沉默了,除了工作,似乎什么都不关心,整个人像是一滩深水,没有人知道底下到底在涌动着什么。
 
他并不忌讳这件事,我听着他回忆两年前,声音平淡,语气克制,讲到被人用匕首扎破脸的时候,我的心一下子充满愤怒。他的遭遇已经在我脑海中演练过无数次,可是当着面,听到他用这种波澜不惊的语气讲述,好像说的是别人的不幸,我才知道一个人真的能心痛到浑身发抖。他没有发现我的异常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不自觉地显露出痛苦的表情。
 
电话来了,说是发现了凶手犯下的第一案。我们赶回警局,他擦拭脸上的水气,又随手给我递了一包面巾纸。我一愣,抑制不住地想微笑。
我已经发现了,现在的他,能轻松而完全不自知地挑拨我的情绪。我随他怒,随他喜,为他思前想后,为他反复多端。
都有点不像从前的我了。
但是我并不排斥这种感觉。

顺着第一案中死者吕四平的社会关系,找到了他的发小高亮。高亮正在津港三监服刑,周巡得到消息,准备和关宏峰去探监。关宏峰点头,起身的时候看了看表,我脱口而出,带上我吧。
 
高亮倒是配合,周巡和关宏峰问什么,他就答什么。在监狱呆久了,得到一口烟就满足。他也不知道自己说的话隐含了什么信息。离开的时候,我们已经可以确定,被吕四平讹钱的那人,就是凶手无误。
 
这趟是周巡开车回警局,关宏峰依旧坐在副驾上。他倚着靠背,面色苍白,明显呼吸不畅,我借口看案卷,让周巡打开车灯。关宏峰白着脸通过后视镜观察我,我也只能任他去了。
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回警局之前去吃了饭。吃饭期间,关宏峰离开过一次。当他返回的时候,他给我的感觉又不一样了。我心中已经有了猜测,只等着找机会试探一下。
 
等回到警局,我给他递水,他手揣兜里,没接,示意我把水杯先放一边。
 
我的猜测被证实,有几分震惊。没想到他们兄弟俩会这么大胆。
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案件的细节,除了警局的人,只有凶手知道。在反复确认过警局内部没有人泄密之后,周巡把津港头条的记者请来,询问得知,线索是物证鉴定中心给的。关宏峰——这个时候是关宏宇了,带着小周一起,又往鉴定中心赶。说来也巧,正在鉴定中心门口,就看见一辆银灰色的捷达。王志革的车。
 
洁癖,强迫症,银灰色的捷达。
他就是凶手。
 
之后的事情不再赘述。尽管王志革清理了现场,可他忘记清理自己的婚戒。凭着戒指内圈被害人的血迹残留,他被定罪了。
 
破案了,我和赵馨诚也要撤回海港了。走之前我和关宏峰握手,他向我道谢,没有指明因为什么,还说了有机会再联络。
 
回海港的路上,大雨仍未停歇。天色阴沉,我望着窗外,伸手接住落下的雨水,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,心情倒是有几分愉快。

评论(24)

热度(87)